现在位置: 首页 > 所有2018年04月发表的文章
尊敬的老师们、评委们: 大家好! 我今天要演讲的题目是:停止破坏大自然。 大自然,多么神圣的名字;大自然,多么美丽的名字;大自然,多么响亮的名字。多年来,大自然的恩赐,养活了无数生灵。 以前的地球,阳光是灿烂的,森林是茂密的,空气是清新的,溪水是清澈的。你问我如何知道,诗歌为证: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短短两句诗,就已经用了四种颜色来形容当时的景色。这难道还不能形...
阅读全文

  索达吉堪布:这个颂词对当今时代的人来讲,非常非常的重要。有些人作恶多端、罪大恶极,但所造的罪业并不是马上成熟,不像用刀割身体即刻会出血一样,立竿见影。有些人到寺院里供养1000块钱,就希望生意立刻有所好转;有些人一辈子行持善法,但重病缠身,做什么都不顺,就怀疑因果不存在,这些想法十分愚痴,业力成熟需要一个过程,果报不可能马上降临。但它过了千百万劫也不会耗尽,就像智悲光尊者比喻的那样,高空飞翔的金翅鸟,虽然暂时看不到它的影子,但并非没有身影,一旦它落下来,影子就会顿时出现(智悲光尊者在《功德藏》中说:“高空飞翔金翅鸟,虽暂不见身影现,然与其身无离合,因缘聚合定现前。”——原注)。

阅读全文

  问: 供灯的功德文里说:“不能将空器供在佛堂上。”但我们外出办事、晚上睡觉时,如果灯油燃完了,空的灯器摆在佛堂上,这样会有过失吗?
  
  答: 如果不是故意的,这不会有很大的过失。但一般来讲,如果油灯是空的,或者用空器供养上师,则是有过失的。
  
  以前,米拉日巴尊者供养马尔巴上师一个空的灯器,后来,虽然他的修行获得了成功,有了很大的功德,但因为供养空器的原因,他感召了饥饿的果报。
  
  所以,灯燃完以后,暂时放在哪里是可以的,但不要一直空放着,还是弄干净,放一些灯油,重新点亮。(索达吉堪布 )

阅读全文
语文,是中学时期一门重要的学科。我一直都很重视学,好它。我的每次考试成绩都在95分左右,我是如何学好语文的呢? 一、做好预习,独立思考,培养自学能力。中学语文识本里的课文比较长,要想掌握住必须从基础开始,一步一步.地学习。一般来说,看过几遍课文以后就应该对文章内容有个大致的了解。字词是文章最基础的内容,我们应该先了解一些重点字词的意义,然后弄清文章的线索。这时还可以借助参考书、工具书来了...
阅读全文
可怕的蚊子们:   每当炎热夏天一到,你们就一个个跑出来玩耍,虽然你们玩的很开心,可是我们却是提心吊胆的,担心被你们叮的满头包,尤其是当我们穿着短裤、短袖在活动时,你们总会趁我们不注意时,就狠狠的叮我们一口,没多久,只见我们手上、脚上甚至是脸上,布满了红豆冰。   我也很佩服你们的叮功,有时我穿着长裤,心想这下你绝对没辄了吧!没想到你们根本没把我的长裤放在眼里,照叮不误,就连我入睡时用...
阅读全文
陈老师:  您好!我是一只迷失方向的蝴蝶,虽然美丽却看不到前景;我是一只柔弱无力的小鸟,虽然有翅膀却无法飞翔。可自从遇到了您,我的学习便有了生气。 您没有常人所赞美的那种微笑,也没有别人所说的那种恬静,但是您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的动作都让我永生难忘。 一年了,隐瞒了一年的秘密谎言,今天,我要倾诉给您。 那是一次五年级语文测验,我看题目简单,变刷刷的写,当写到课文内容填空时,我突然忘记了...
阅读全文

应广大考生需求,作文网为大家收集整理了应用文范例:六级应用文的写作范文,供大家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阅读全文

招福天钩祈愿文
   
  加持咒(3遍)
  
  嗡桑巴Ra桑巴Ra,波玛纳萨Ra,玛哈臧巴巴帕的所哈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地藏菩萨摩诃萨
  
  皈依发心颂(3遍)
  
  佛法贤圣众
  
  菩提间皈依
  
  为广成二利
  
  发起菩提心
  
  招福仪轨·天物妙钩
  
  全知麦彭仁波切造
  
  喇荣五明佛学院才多堪布译
  
  益西彭措堪布校
  
  
  
  于今良辰吉日时
  
  陈设招福缘起物
  
  行持勾召福禄事
  
  天主众会祈垂念
  
  依于三宝谛实力
  
  三根护法加持力
  
  高贵福庆招于此
  
  伟人福庆招于此
  
  兴旺福庆招于此
  
  威严福庆招于此
  
  富足福庆招于此
  
  隆盛福庆招于此
  
  智者福庆招于此
  
  尊贵福庆招于此
  
  成就福庆招于此
  
  安乐福庆招于此
  
  幸福福庆招于此
  
  贤善福庆招于此
  
  英雄福庆招于此
  
  美貌福庆招于此
  
  谦和福庆招于此
  
  尊胜诸方福庆招
  
  如意成就福庆招
  
  所欲增上福庆招
  
  健康长寿福庆招
  
  权势美誉福庆招
  
  吉祥善妙福庆招
  
  由彼山顶福庆招
  
  由彼海底福庆招
  
  由彼四方福庆招
  
  天财如云密又密
  
  龙财似海满盈盈
  
  人财天索摇又摇
  
  恰似日轮明灿灿
  
  亦如月轮圆亮亮
  
  又如众星闪又闪
  
  宛若云雾密又密
  
  犹如江河浪滔滔
  
  亦如细雨淅沥沥
  
  可耶可耶招福庆
  
  何耶何耶聚福庆
  
  何拉何丹集福庆
  
  福如大海满盈盈
  
  福如天索转呼呼
  
  福似稠云密又密
  
  此福切莫逃山间
  
  此福勿泻于门外
  
  此福切莫散他方
  
  园中增福六畜满
  
  库藏降福五谷丰
  
  福庆临门人丁旺
  
  美味佳肴聚如海
  
  福庆财宝堆如山
  
  恒常普降华衣雨
  
  诸天妙德常相守
  
  幻化宝藏等虚空
  
  祈赐无尽福悉地
  
  从于十方虚空际
  
  摄集福禄之精华
  
  融入我及所修依
  
  不没坚固如胜幢
  
  不坏恒常如金刚
  
  不变永恒如旋
  
  如同日月愿普照
  
  如同大云愿增盛
  
  如同妙果愿成熟
  
  随心所欲悉满愿
  
  增上福庆之悉地
  
  犹如稀世如意树
  
  摩尼宝珠妙宝瓶
  
  所求遂愿任运成
  
  吉祥如意今速赐
  
  七十二词句    若诵一百八
  
  即招福庆财    现量见瑞兆
  
  胜生火猴年    五月廿五日
  
  成胜无死洲    文殊喜金刚
  
  慧海所现也
  
  萨玛雅!嘉!额特!善哉!愿吉祥!
  
  
  
  三宝三根咒及手印力
  
  器情轮涅福庆众善妙
  
  招集于此增盛勿散坏
  
  祈愿快乐吉祥善聚增
  
  补阙咒(7遍)
  
  (或3遍百字明补阙)
  
  嗡德热德热匝雅莫肯索哈
  
  回向
  
  (观想诸佛菩萨如何回向,我也如何作回向,以此共修善根为主的一切功德回向一切众生迅速成就无上菩提。)
  
  文殊师利勇猛智
  
  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
  
  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
  
  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
  
  为得普贤殊胜行
  
  成就所愿誓言 (1遍)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
  
  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
  
  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成就所愿咒(1遍或3遍均可)
  
  达雅塔  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阅读全文

  摘要:通过对清规和禅僧语录中开堂仪式程序的梳理,归纳出开堂的具体程序,既为理解禅宗文献中的“开堂”一词提供了立体背景,又修正了《佛光大辞典》等习见佛教工具书对“开堂”一词不明晰乃至错误的解释,指出禅门开堂唐末五代已经出现,目前找不到禅门开堂与译经院开堂存在直接关系的材料。
  
  关键词:禅门;开堂;仪式程序;立体背景
  
  勘对古代文献的上下文,可以看出“开堂”一词是个多义词。一指设灵堂,如《魏书》卷四十二载寇祖训、寇祖礼兄弟“父亡虽久,而犹于平生所处堂宇,备设帏帐几杖,以时节开堂列拜,垂泪陈荐,若宗庙然”,即其例。二指坐堂升座,如后晋刘晌等《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一载“神秀,禅门之杰,虽有禅行,得帝王重之,而未尝聚徒开堂传法”,为其例。三指建教堂,如《清史稿》卷一百五十五载道光二十五年,“总督耆英据以入告,许之开堂传教,仍限于海口,禁人内地”,卷四百七十六陈汝咸传载“西洋天主教要大吏将于漳浦开堂,却止之”,皆其例。
  
  但是,“开堂”的上述含义在古代文献中的例子都比较少。古代文献尤其是佛教典籍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此前较少受到特别关注的禅门的开堂。因为检索2010年版电子佛典集成,“开堂”一词出现了2600余条,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出现在宋代以降的禅宗文献中,意思均非上面所提数种,表明该词与宋代以后禅门关系密切。换句话说,“开堂”虽然是多义词,但主要出现在宋代以降的佛教文献中,作为禅门用语,它的意思与上面提到的几个意思并不相同。
  
  需要指出的是,据笔者所知,目前习见佛教工具书对“开堂”一词的认识不能说已经很清楚。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存在错误。对禅门的开堂作专门讨论的研究著述,则尚未看到。
  
  本文综理所见禅宗文献资料,在对开堂仪式程序进行梳理的基础上,结合史传对禅门的开堂略加辨析,盼有裨于对禅宗文献的阅读和理解。
  
  一、清规中开堂的程序
  
  元代先后成书的咸编《禅林备用清规》、省悟编《律苑事规》、德辉编《敕修百丈清规》和自庆编《增修教苑清规》等清规类文献,均对开堂有记载,称为“开堂祝圣”或“开堂祝寿”。其程序大同小异,兹按其成书时间先后列表比较于下:
  
  二、语录中开堂的程序
  
  禅师语录中,对于开堂也多有记载。从宋代至清代,可指陈者比比皆是。为避文烦,兹仅选择《慈觉禅师语录》中的三条记载,结合上表中清规的程序记载,列表比较于下:
  
  三、开堂的主要仪式程序
  
  比较上文二表中清规和语录所记开堂程序,可以有以下几点认识:
  
  (一)清规和语录对开堂程序的记载,个别内容完全相同。如维那师击椎所说的“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是二者共有的。下座前,维那师白槌说的“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也是二者共有的。
  
  (二)清规和语录对开堂程序的记载是互补的。如清规中的“拈香祝寿”、“垂语”、“问答”、“提纲”等文字,在语录中都有相当长的文字和丰富的内容。如果没有语录中的文字,确实不易理解。而清规对开堂程序的全面记载,则又有不少未见于以记载言辞为主的语录中。不论缺少哪一方面的记载,对开堂程序的了解都是不完整的。
  
  (三)要对清规程序有全面的理解,必须综合清规和语录的记载。并见于清规和语录中开堂的程序和内容,可以肯定是开堂的仪式程序和内容。一些只见于清规的开堂仪式程序,虽然文字简略,在语录中未见踪迹,但从佛教仪式的展演来说,它们肯定是开堂的仪式程序,故必须纳入了解开堂程序的视野中。而语录中记录的开堂仪式的丰富的内容,为理解清规中某些代表仪式程序的字词提供了具体的案例,同样有助于对开堂仪式程序的立体了解。
  
  那么,开堂有哪些主要仪式程序呢?
  
  从理解禅宗文献的角度出发,可以认为开堂的主要参加者是住持、维那和向僧人提问者,开堂主要包括与此三者直接有关的以下仪式程序:
  
  1.住持接疏、拈疏。
  
  2.维那宣疏(有时还拈法衣,说法语)。
  
  3.住持指法座,说法语。
  
  4.住持登(升)座。
  
  5.住持三拈香。一为祝国、祝延圣寿。二为祝官员禄寿(侍者为诸人传香)。三为宣明所嗣祖师(香自住持怀中拈出)。
  
  6.住持敛衣就座。
  
  7.维那白椎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
  
  8.住持垂语,邀约僧人提问。
  
  9.住持与僧人或参与开堂的俗人问答。往往一问一答,举扬禅机。有时也会无人提问,仅住持一人演法。
  
  10.住持说提纲。所说往往以“师乃云”、“乃云”开头的文字为标志。
  
  11.住持说开堂功德回向。
  
  12.结座,维那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
  
  13.下座,送官员等。
  
  当然,在禅宗文献中,并不都对上述开堂的仪式程序一一记载,而往往是有所偏重,省略其中部分内容,或者仅记述其中的部分仪式程序,或者简单提及某些仪式程序,但对僧人与住持的问答有较为具体的记载,从而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兹略举数例(因为这些词多次出现,不能注列其具体出处。有兴趣者,可以在电子佛典集成中逐一查比):
  
  如偏于强调开堂祝寿、祝圣、祝国功能的,会称开堂为“开堂祝寿”、“开堂祝圣”、“为国开堂”。
  
  重视开堂讲经说法的,会使用“开堂说法”、“开堂演法”、“开堂传法”、“开堂示众”等词来展开记述。
  
  强调拈香的,会以“开堂拈香”为引述。
  
  偏于法嗣传承的,则称其为“开堂嗣法”、“开堂续灯”、“开堂嗣之”。
  
  认为住持垂语重要的,则称:“开堂日,上首白椎罢,师曰……”
  
  强调僧人与住持问答的,则频繁出现“开堂,僧问……”
  
  重视提纲内容的,则作:“开堂日,问答已,乃曰……”、“开堂日,拈香祝圣、问答罢,乃曰……”
  
  如此等等。
  
  由于上面我们已经知道了开堂的具体程序,所以很容易就知道这些记载,强调的是开堂的哪一部分内容,从而可以将其放在开堂仪式完整的背景下去理解,而不会盲然不知所云。
  
  四、开堂辨析
  
  习见佛教工具书如《佛光大辞典》《中国佛教百科全书》等对开堂有专门的解释。由于所据主要是《祖庭事苑》《敕修百丈清规》《禅林象器笺》一类佛教工具书和清规类资料,故存在疏漏甚至错误之处。兹参证相关资料略作辨析。
  
  (一)开堂与译经院仪式的关系
  
  睦庵编《祖庭事苑》第8卷“开堂”条说:
  
  “开堂乃译经院之仪式。每岁诞节,必译新经上进,祝一人之寿。前两月,二府皆集,以观翻译,谓之开堂。前一月,译经使、润文官又集,以进新经,谓之开堂。今宗门命长老住持演法之初,亦以谓之开堂者,谓演佛祖正法眼藏,上祝天箅。又以为四海生灵之福,是亦谓之开堂也。”
  
  《佛学大辞典》《佛光大辞典》《中国佛教百科全书》等工具书认同了这一说法。如丁福保《佛学大辞典》说:
  
  “开堂(仪式)本为译经院之仪式,每岁圣诞节,必译新经上进,以祝圣寿。前两月诸官集观翻译谓之开堂。今世宗门长老新住持,初演法,谓之开堂者基于此。见《祖庭事苑》八。”
  
  《佛光大辞典》也解释说:
  
  “开堂禅林用语。原为古代译经院之仪式,每年圣诞(皇帝生日)日,必译新经上进,以祝圣寿。前两月时,诸官皆会集以观翻译;又于前一月,译经使、润文官再度会集,以新经上进,均称开堂。其后,转指新任命之住持,于人院之时,开法堂宣说大法,此为禅刹之重要行事。其时,亦祈祷国泰民安、圣寿无疆,故亦称开堂祝寿、开堂祝圣、祝国开堂。”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的解释与《佛光大辞典》颇多近同之处,同样称开堂为禅林用语。称其“原为古代译经院之仪式,后转指新任命之住持于人院之时,开法堂宣说大法之仪式。”
  
  不过,在界定“开堂”为“禅林用语”的同时,称其“本为译经院之仪式”,“原为古代译经院之仪式”,并不能成立。尤其是称开堂“原为古代译经院之仪式”,更是没有理由。原因有三:
  
  首先,译经院中的“开堂”,是一个与“闭堂”对应的名词,未见与禅宗有直接关联。《宋朝事实》卷七有文说:
  
  “太平兴国中,始置译经院于太平兴国寺,延梵僧翻译新经。始以光禄卿汤公悦、兵部员外郎张公洎润色,之后赵文定、杨文公、晁文元、李尚书维皆为译经润文官。天禧中,宰相丁晋公始为使。天圣三年,又以宰相王冀公为使。自后元宰继领之,然降麻不入衔。又以参政枢密为润文。其事寝重,每岁诞节,必进新经。前两月二府皆集,以观翻译,谓之开堂。前一月译经使润文官又集,以进新经,谓之闭堂。庆历三年,吕许公罢相,以司徒为译经润文使。明年,致仕章郇公代之。自后乃降麻人衔。”
  
  与这段文字相近的记载,并见于《事实类苑》卷二十八“译经润文使”条、《职官分纪》“译经润文使”条引《春明退朝录》文字,证明译经院建立的时间,是宋代太平兴国中(976—984)。译经院的开堂,指的是每年圣节(皇帝生日)进新经前二月,光禄卿、兵部的官员集于太平兴国寺,以观翻译,称为开堂。如果是进新经前一月译经使和润文官又集,则称为闭堂。换句话说,译经院的“开堂”一词,是相对于“闭堂”一词出现的,而且出现的时间不早于宋代太平兴国年间(976—984)。
  
  其次,禅林使用“开堂”一词的时间,比宋代译经院要早。如上所说,译经院建立的时间,是宋代太平兴国中(976—984)。而禅门则在此之前已广泛使用“开堂”一词。在禅门语录中,《景德传灯录》等书记载智藏“唐贞元七年(791)众请开堂”,如会禅师在长庆癸卯(823)“拟请和尚开堂”,灵树如敏禅师(?-920)是“五代禅僧”,在世时已经“开堂说法”,说明早在唐五代时期,禅门已经在使用“开堂”一词。
  
  最后,禅门使用“开堂”一词,既与禅法传承有一定关系,又与祝延圣寿有直接关系,但未见与译经院有直接关联的地方。《祖庭事苑》将译经使与润文官两月前聚集以观翻译称为开堂,又把译经使、润文官一月前集也称为“开堂”,是错误的记载,不可从。
  
  因此,将译经院开堂与禅门开堂联系起来讨论,说开堂“原为古代译经院之仪式”,迄今尚未见直接证据。
  
  (二)关于开堂时问答在仪式中的位置
  
  《佛光大辞典》在解释开堂时,提到开堂的仪式程序,称:
  
  “开堂之仪式,先礼请德识卓越之僧一人任白椎师.迎至法座东单之上位,是为照鉴开堂之师。官员等则对面而坐。其次迎引住持,先呈公文,举法语毕,维那宣读诸疏。其后住持乃举手指法座,宣说法语,又登座拈香祝圣,帝师及官员等亦一一拈香毕,白椎师鸣椎一下云(续一一三·一一八下):‘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住持乃提示宗纲,致谢官员、诸山等。白椎师复鸣椎唱:‘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其后住持以拄杖卓地一下,开始问话(问答折征)。问答毕,仪式即可结束。”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对开堂仪式程序的解释,有与《佛光大辞典》相近的文字,不赘引。需要指出的是,如果比较我们上文考订的开堂的主要仪式程序,就会发现这两种重要工具书存在明显的错误。具体来说是,问话或问答在仪式程序中的位置,其实是在“白椎师复鸣椎唱: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之前,而不是在其后。仪式不是在问答毕后结束,而是在“白椎师复鸣椎唱: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之后结束。
  
  (三)关于白椎师固定说法的来由
  
  如上所说,维那白椎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和维那结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是开堂仪式中固定的程序。其中维那结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还作为禅门公案,在禅宗语录中,多次被拈提举出,称“世尊一日升座,大众集定,文殊白椎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祖庭事苑》卷8“白椎”条说:“世尊律仪,欲辨佛事,必先秉白,为穆众之法也。今宗门白椎,必命知法尊宿以当其任。长老才据座已,而秉白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长老观机,法会酬唱既终,复秉白曰: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此盖先德之真规,皆不失佛意。且见丛林多举世尊升座,文殊白椎。或谓遍阅藏乘,不见其缘。然秉白仪范既出圣制,复何区区求文殊之说,以恣无益之论耶!”这段文字除证明这个公案未见佛藏外,还说明了一些信众对从学术角度对文殊何时何处白椎的讨论颇有异议。
  
  尽管如此,关注维那师白椎所说的早期出处,对于探讨禅门开堂的历史源流还是有意义的。据笔者所知,这个公案在佛藏所收禅宗文献中,以《碧岩录》出现最早。但在《碧岩录》之前,宗赜的《慈觉禅师语录》中已经有完整的维那师椎白的程序。另外,如上所述,在禅门语录中,《景德传灯录》等书记载智藏“唐贞元七年(791)众请开堂”,如会禅师在长庆癸卯(823)“拟请和尚开堂”,五代禅僧灵树如敏禅师(?-920)在世时已经“开堂说法”,说明早在唐五代时期,禅门已经在使用“开堂”一词。由于维那椎白这个程序与开堂程序是并存的,这就说明维那师椎白说“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和“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在唐五代时已经存在。尽管宋代以降禅僧已严格按照这个程序来开堂,但他们不是最早提出这个公案和制定这个程序的人。
  
  不得不承认,由于资料限制,目前我们还不知道维那师椎白说“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和“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究竟始于什么时候,始于何人之手。希望将来有人能揭示之。
  
  五、小结
  
  清规和事规记载开堂时,都称“官给钱料设斋”或“官给钱料设斋开堂”的记载,表明开堂为朝廷或官府为斋主的斋僧仪式。在开堂仪式程序中包括的拈香和说开堂功德回向等为斋供仪式核心仪式程序,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不过,由于以往对开堂的仪式程序的关注不足,对什么是开堂,目前的认识依据十分模糊甚至存在明显错误,因此,本文未从斋供仪式角度对开堂展开讨论,而是具体梳理了开堂的仪式程序。
  
  通过上文对清规类开堂文献资料和语录类开堂文献资料的比较,在弄清开堂仪式程序分级叙述的基础上,我们确定了开堂的仪式程序,主要包括住持接疏、拈疏——维那宣疏(有时还拈法衣,说法语)——住持指法座,说法语——住持登(升)座——住持三拈香——住持敛衣就座——维那白椎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住持垂语,邀约僧人提问一住持与僧人或参与开堂的俗人问答——住持说提纲(以“师乃云”、“乃云”作为说提纲开头的标志)——住持说开堂功德回向——结座,维那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下座,送官员等。这些主要程序对于将语录类开堂文献放在实际背景下理解提供了参证,又帮助我们发现了习见工具书对开堂仪式程序先后顺序的说明是错误的。同时,如果结合相关史料对宋代译经院的记载,可以发现,目前尚无可信材料证明禅门开堂与译经院开堂存在直接关系。禅门开堂仪式唐末五代已经出现,宋代以降相沿不替,但这个仪式程序的制定者是谁,仍是需要进一步探究的问题。
  
  摘自:禅宗丛林的当代实践探索

阅读全文
亲爱的宝贝猫: 你近来过得如何?有吃得丰盛吗?有没有不舒服?天气还不太稳定,别忘了多加件衣服喔! 我最亲爱的你,有想我吗?我每天朝思暮想,脑中全是你的身影,今天我在整理柜子时,看到你的猫毛,突然好想好想你,你感受得到吗?我想到以前我们那段快乐的日子,真希望这一切都是梦。 梦醒之后,又能紧紧地把你抱在怀里,看看你可爱的小脸,可是我做不到,因为……你不在了,你已经离开我了,你去到遥...
阅读全文
×